相关文章

积分入户代理机构多收费3年 深圳人社局或被起诉

连续三天,市民马海燕都来到位于福田八卦二路的深圳市职介中心门口静坐,向人诉说积分入户代理收费的不合理。

深圳市从2010年开始推行积分入户政策,2010年、2011年两年个人办理积分入户每人收费1200元,2012年调整为每人1000元。

今年5月1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市人力资源保障局《关于规范人才引进代理服务收费管理的通知》,要求各人才引进代理机构严格执行广东省关于人才引进代理服务收费规定,规范收费行为。目前,这笔费用被调低至480元。新收费下降超过六成。

这是否意味着深圳市人社局指定的积分入户代理机构多收费长达三年?这些多收取的费用高达千万元,是否应该退回?

因为认为深圳市职介中心多收取了费用,已办理积分入户的马海燕在20 12年将深圳市职介中心诉上法庭,要求退还多收取的费用。今年7月,她败诉后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提起上诉。

而现在马海燕在职介中心门口举牌,一是为了表达观点,另外她希望找到了一个刚刚办理积分入户的人员,将市人社局诉上法庭。她认为人社局做出的价格调整还远远不够。

职介中心1200元赚得太容易?

马海燕刚生完孩子,正在休产假。

8月6日上午,她坐在位于福田八卦二路的劳动就业大厦门口。深圳市职介中心就位于该栋大楼内。

马海燕是在2011年8月开始申请办理积分入户。当时深圳市人社局指定的唯一代理个人积分入户机构为其下属的事业单位———深圳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她向这家机构缴纳了1200元,在2012年1月,顺利落户在深圳福田。

整个过程跑完之后,马海燕觉得这1200元花得不值。马海燕是做物流的,经常要找报关行报关,报关行会提供各种服务,一单收费在百元左右。

她认为深圳市职介服务中心提供的服务要比报关简单。“他们像大爷一样,所有的资料都是我自己去跑,他们只是负责审核资料是否齐全。”马海燕认为,这1200元赚得太容易。

她审视与职介中心签订的代理合同。合同显示1200元分为三部分,一部分为代办调动手续费100元,第二部分为技能人才引进费500元,第三部分是劳动事务代理费用600元每年。

按照马海燕的理解,职业中心不过帮她代办了调动手续,以及为其保管了一年档案。按粤价函[2002]69号文显示,档案托管每人每月20元,代办调动手续每人次100元。而档案托管费用在2012年1月调整为10元每月。

马海燕计算下来,她在该中心档案托管一年,2012年前托管两个月,共40元,2012年的新标准实施后,档案托管10个月,计100元,合计140元。再加上调动手续费每次100元,算下来中心只应收费240元。

第一次起诉遭遇压力撤诉

2012年1月31日,她向福田法院提交资料,将职介中心告上法庭。告之前,她曾有过想法——— 是不是直接把人社局告上法庭。她认为,职介中心只是一家事业单位,敢于这么乱收费,背后必定是深圳市人社局的支持。

但即便是告一家事业单位,马海燕仍然承受了不小的压力。马海燕回忆说,将职介中心诉上法庭后,对方很快通过人社局找到了她的公司。公司的hr总监以及她的部门经理都出面和她谈,称公司有压力,劝她算了。公司的人还告诉她,职介中心打算把钱退给她,不合理的收费也会调整。

“不敢不给boss面子。”马海燕说。2012年2月10日,起诉不过10天后,她主动撤诉。

在去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之前,马海燕先到了职介中心。在那里她找到职介中心代理部的一名负责人。

马海燕回忆,她当时满心期望,以为对方会对她客客气气。“想错了,他教训了我一番,说‘小马啊,做人不要太认真,我们收费收了这么多年,有问题物价部门人社局不早就来查了?’”马海燕是忍气撤诉。

怀孕后鼓足勇气再起诉

2012年10月,马海燕发现自己怀孕了。胎儿给马海燕带来了一种安全感——— 公司不会冒着风险炒掉一名孕妇。

在2012年10月,马海燕再将职介中心诉上法庭。马海燕认为积分入户虽然是新政,但是涉及到的不过是人才调动以及档案保存,这些均有明确收费标准,但是代理机构并未执行。市职介中心代理人在法庭上应诉称,积分入户是新政,没有收费标准。

今年7月马海燕拿到判决书,官司输了,她又选择了上诉。8月5日,马海燕通过代理机构了解到目前积分入户费用已经下调到480元。这让马海燕信心大增,官司虽然输了,但这场官司在市人社局的价格调整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果没有反对的声音,人社局有什么冲动去调整价格?”马海燕认为。她认为人社局所做的远远不够,人社局不应该将代理权指定给机构。她认为这本该是人社局分内之事,人社局本身可以办理,如果人手不够,应该向代理机构购买服务。

8月6日开始,连续三天,她坐在劳动就业大厦门口,向围观的人,表达自己对职介中心和人社局的看法。

有的人认为她精神可嘉,给她买了水。有的人认为这毫无用处,“一条小鱼能翻起什么浪?”

“试一下,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不会改变,做了,可能会有改变。”马海燕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付出的成本并不高,没准会发生作用。“就好比乱收费,如果人人都不提出反对意见,他们会自己觉得收费收得太高吗?”马海燕说。

面对她的做法,深圳市职介服务中心一名负责人则颇为无奈地告诉南都记者,“我们的收费都是听上级的,到我们这坐着算什么回事?”

[追问]

一年多收费数千万元 能退吗?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仅在2012年,就有12.2万人获得深圳积分入户指标。不过,由于积分入户既可以通过公司办理,亦可以个人办理,通过公司办理并不需要缴纳费用。

官方并未公布目前通过个人办理积分入户的人数。但是南都记者统计了今年5月到7月公示的积分名单,这份名单显示,有将近七成的人是个人通过代理机构办理。

以此比例推算,若12.2万人中七成是个人办理,以每人1000元计算,代理机构从中获利8400万元。按新标准每人480元计算,代理机构一年从中多收取的费用就高达4000万元。

南都记者本月6日向深圳市人社局致函咨询对于收费调整以及相关费用的处理,但截至发稿时止,并未收到回复。该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日将回复。

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不会改变,做了,可能会有改变。就好比乱收费,如果人人都不提出反对意见,他们会自己觉得收费收得太高吗?    ——— 马海燕